0

在“四个革命一合作”新能源安全战略的指导下,中国提出了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的战略目标,包括到2030年占一次能源,天然气占15%以上。 全球天然气资源极其丰富,既是清洁低碳能源,又能弥补可再生能源的稳定性不足,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发展。 天然气发电将在我国清洁能源体系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 气电的发展也与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建设美丽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密切相关。 一是天然气清洗和低碳优势突出 天然气作为一种清洁环保的高质量能源,经过净化后,几乎不含硫和粉尘。 从空气污染的角度来看,原煤燃烧完全燃烧后,只有NOx排放,原煤燃烧会排放大量SO2、烟尘和NOx等大气污染物和固体废物。 天然气代替散煤的环保效果已得到认可。 同时,我国燃气和电力的环保效果在火电发电中也相当显著。 采用新型低氮燃烧器和脱硝后,NOx排放浓度可稳定在15mg/m3以下,我国个别先进燃气电厂已达到10mg/m3以下。从解决气候变化和控制碳排放的角度来看,从电力CO2排放的水平来看,最新的燃气轮机比燃煤发电厂减少了60。 目前,中国全球碳排放的四分之一以上,其中约43%的碳排放来自电力部门,提高天然气与电力的比例可以有效地降低中国的碳排放水平。 二。 要求生物能源的大规模发展需要天然气发电的支持。 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具有间歇性、随机性和抗峰值性等特点,其大规模电网连接需要柔性电力调节的支持。 目前,我国柔性电力装机容量比例不足6%,风电和光伏发电丰富的“三北”地区电力调度灵活性更低。 煤电装机容量比例超过70%,柔性供电比例低于4%。 在世界可再生能源比例较高的国家,柔性电源的比例在20%以上,美国的比例高达47%。 目前,我国的储能技术尚未发展,抽水蓄能资源有限。气功率是一种调峰电源,具有突出的调峰和调频性能、高可靠性和大规模开发。 是未来电力系统调峰的主要选择。 单循环燃气轮机机组调峰能力可达100%,联合循环机组调峰能力可达70%~100%。 此外,燃气轮机通过直接调节燃料来调节负荷,响应很快,具有快速提升负荷的能力。 虽然燃煤电厂可以通过柔性改造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其调节能力,但其调峰能力和性能远不如燃气轮机,深度调峰对煤电机组的运行安全、环境保护和经济性有影响。 因此,利用燃气和电力与可再生能源合作进行调峰是一个现实而明智的选择。 3. 我国中长期天然气供应安全风险总体可控。 从全球来看,天然气资源丰富,供需长期宽松,价格将长期保持低位。 全球天然气探明储量197万亿立方米,根据目前开采量可开采50年以上;而全球可开采天然气资源783万亿至900万亿立方米,根据消耗量可开采200年以上。 目前,发达国家的天然气消费已经进入高原或开始下降。 天然气消费的增长主要来自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气耗和价格承受能力低,中国具有较大的竞争优势。 随着天然气液化和储存技术的发展,近年来全球LNG贸易迅速增长,天然气已成为全球贸易商品。 同时,LNG贸易的灵活性也越来越大,天然气进口来源多,浓度低,进口天然气的风险大大降低。 经过十多年的验证,出口商认可中国客户的信誉,而中国企业签署LNG贸易协议更愿意。 此外,中国是一个大的天然气消费者,许多项目都是针对中国市场。 自2019年以来,全球主要市场天然气价格呈下降趋势,受新冠肺炎爆发和国际油价暴跌的影响,国际天然气价格继续深跌,东北亚LN G现货价格跌至2万$以下的热点。 在“十四五”期间,东北亚地区预计现货均价为4.8%~$8。 预计“十四五”国际油价不会超过每桶65$,进口天然气价格将跟随。 根据预测,新的石油天然气进口合同在过去两年的斜率已从约15%下降到约10%,对于与石油价格有关的进口,在“十四五”计划中,液化天然气长期到岸价将降至7万$以下,与天然气价格有关的长期到岸价将降至约$6/m英国热,综合进口价格$每百万英热6~$7,与“十三五”相比,9~10美元/百万英热的综合进口价格下降了30%~40。 从国内来看,我国天然气勘探处于早期阶段,陆地上常规资源仍有相当大的潜力,非常规和深海资源具有很大的潜力,通过深化改革和科技进步,可以保证安全供应。 中国石油勘探 发展研究院油气开发战略规划首席技术专家吕家良研究团队预测,在不考虑地下煤气化,深海天然气和天然气水合物开发的情况下,我国天然气产量可达2100~2450亿立方米,2550亿~3000亿立方米,2800亿立方米,3300亿立方米~4100亿立方米,国内天然气可满足包括民生,公共服务和国防在内的关键工业气体的长期“底线需求”(目前为1000亿立方米,2030年210亿立方米,2350亿立方米(2035年)。 据中国石油经济与技术研究所(China Institute of Petroleum Economics and Technology)的数据,2040年,中国的天然气依赖达到了53%左右的峰值,然后开始下降。 如果地下煤气化、深海天然气水合物的开发突破,我国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将大大降低。只要措施得当,供应安全风险就可以控制。 四。 促进天然气和电力发展的建议 与大多数国家的煤炭和电力相比,天然气和电力没有成本优势。 持续更严格的低碳环保政策是推动天然气发电大规模发展的关键因素。 通过完善的政策或机制,提高燃气和电力的经济性。 美国增长最快的时期(2005~2010)不是低油价时期,而是最高油价时期。 燃气和电力的发展也主要得到低碳环保政策的支持,特别是2015年出台的国家二氧化碳排放限制制度。 大大促进了燃气和电力的快速发展。 欧洲主要通过提高碳价格、天然气和电力相对于煤炭和电力经济。 为进一步推动燃气,电力发展,充分发挥我国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建设的作用建议进一步明确燃气,电力在电力系统中的定位,加大产业政策支持和低碳政策约束: 1.在不断改善大气质量,推广清洁能源替代方案和履行控制碳排放的承诺方面,明确积极发展燃气和电力,提高天然气发电在电力结构中的比重;在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方面,确定燃气和电力优先作为调峰动力,依托“无化石能源低碳(无碳)柔性供电”的能源转型之路。 2.制定燃煤电厂总量控制目标,建议“十四五”加大减煤增气力度,严格控制新增燃煤机组数量。 3.解除对燃气和电力发展的政策限制。 4.大力支持燃气、电力和可再生能源一体化,享受相关补贴和优惠政策。 5.加大对重型燃气轮机研发的支持力度,突破重型燃气轮机发电的关键技术,形成完整的重型燃气轮机产业体系。 6.加快全国碳市场建设和完善,制定“底价“。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